沈川。

【羡澄】

ooc.个人脑洞。


              “魏婴,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江澄开口打破了在他哭着冲魏无羡发泄一通后众人的沉默,没等魏无羡开口,江澄便又开口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应该不记得了吧,今天,是我父母去世的日子,是江家被屠的日子。”     “魏婴,人真的都会变。可是我啊,固执,念旧,变不了。”说着从纳戒里拿出一个箱子,“你知道的,我讨厌欠别人什么。”

  

        “你真的是最符合父亲眼中江家家主的人选,你知道吗,其实父亲最想让你做江家家主的。”说着,又从身上接下了代表江家家主身份的铃铛连同那箱子一同给了他,“这铃铛,希望你能带着。”然后,飞身一个跃起用着他从那人手中苦苦哀求求得来的阵法封印着聂明玦暴动的尸体。当江澄结法完成时,江澄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魏无羡有些愣神,他不懂江澄为什么要这么做,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抬眼看着江澄,发现江澄一直在看着他,冲着他笑,魏无羡觉得这大概是在梦中,江澄怎么会笑呢?江澄不会笑啊?!不对,他会笑,小时候,江澄笑得很开心啊!可是从什么时候江澄不爱笑了呢?!没等魏无羡接着想江澄缓缓开口道“魏婴,师兄,祝你幸福。”魏无羡哭着向前去想抓住江澄,可是江澄已经完全消散。魏无羡看着手里仅剩的铃铛,大哭起来。蓝忘机上前保住了他,安慰道“没事的,你还有我。”

 


   魏无羡正哭着,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笑着看着魏无羡对他说“原来,你会因为江澄哭啊?你难过吗?”众人纷纷向那男子投来警戒的目光,那男子一挥衣袖带着魏无羡进入了一个结界里,对魏无羡满带讽刺的开口说道“江澄什么都不和你说,是因为他想让你好好的生活下去,可我不是江澄,我可不想看你无忧无虑的和你所谓的喜欢的人生活下去。你今日的难过和江澄所受的来说差太多了。既然他不想说,我来说。你可得好好看看!”然后随手捻了个法决。接着,魏无羡面前像是出现了一个电影放映机,放映着魏无羡不知道的江澄。


   “你帮帮我,我不能放弃他。你有那么多功法秘术总有一个办法能救魏婴的!”江澄哭着向那人央求着,只见那人叹了口气接着摇了摇头“我会想到办法的,我会保全魏婴,保全江家!”说着江澄又转身去翻那些秘籍功法一边念叨“我要变得更强,一定要变得更强。”                


        画面一转,“江宗主别怪我们没提醒你,魏婴使的可是歪门邪道,到时候,他万一走火入魔,伤了江家可就不好了!您可得想好了是不是还要继续包庇魏婴!”听着几位宗主咄咄逼人的话,江澄只是握紧又松开他的拳头“魏婴他是我江家的人,怎样处置,是我江家的家事。再者,各位怕不是忘了魏婴在射日之征的功劳……” 没等江澄说完,一旁一位大家家主便开口说道  “若不是魏婴在射日之征有点功劳,江宗主认为魏婴如何能活到今日?江宗主若是处理不好魏婴还是尽早把他交出来,免得江宗主到时候把江家也搭进去!”江澄黑着脸直接站了起来,抽出了腰里别的鞭子对向刚刚说话这人。“江宗主可是想好了,江家可是刚刚整修,切莫一时糊涂,毁了祖上基业。一个魏婴和整个江家相比孰轻孰重我想江宗主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江澄紧握着手里的鞭子,犹豫了许久,放下了手,然后摔门而出。


   “魏婴,只要你不再修鬼道,我可以保你!我可以保你!真的!”江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魏无羡眼里都是乞求,“不必了,不必保我,弃了吧。”在结界里的魏无羡看见,江澄原本眼睛里的光在听到魏无羡这番话后灭了。然后在魏无羡说完这话走后,江澄哭了,他哭着说道“他说……他说,让我弃了他?!那我呢?我不是只有他了吗?!他说,他不要了我是嘛?!江澄!你醒醒吧!是你自己想多了,是你自己认为他爱你!!你一厢情愿罢了!你自己计划了那么多,结果呢?!结果呢?!”


   接着,江澄喊够了,哭够了,然后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擦干眼泪,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推开门,对门外的江家弟子说“传令下去,从今往后,魏婴与我江家再无半点瓜葛。”


  然后,结界里的魏无羡看到了自己走后日日难以入眠的江澄,看着用冷漠来保护自己的江澄,看着江澄几日前为了想办法保全自己茶饭不思的消瘦容颜。觉得自己太混蛋了。


  画面一转,来到了血洗不夜天时的乱葬岗,江澄看着就这样被万鬼吞噬而死在自己眼前的魏无羡,眼里的满是绝望,江澄用颤抖着双手捂住了眼睛“所以,你们都走了是嘛?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啊。魏婴?师兄?我错了,我错了,你回来,我求你,你回来。”江澄不知道这样待了多久,直到山上的雾消散,各大家族的人陆续上来,那白衣人才把哭昏的江澄带回江家。江澄就这样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屋,终于白衣人的耐心耗尽强行破门进入, 他看见江澄缩在墙角,手里握着魏无羡的陈情,嘴里嘟囔着“我错了,我错了,我求你回来。”那白衣男子上前打了江澄一拳,江澄就躺在地上毫无反应,白衣男子冲江澄吼道“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你是江家家主!你还有金凌要照顾,那是你仅剩的唯一的亲人!还有江家!你如今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子!”         


         “对啊,我还有江家,还有金凌。我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我还有金凌,还有江家。我不能这样,我得撑下去。”江澄慢慢放下陈情,走出房门,抬手遮住有些耀眼的阳光,看着这变了模样的莲花坞,叹了口气道“罢了。”


        接着,结界里的魏无羡看着每日都会从梦中惊醒的江澄,看着他自己抱紧自己颤抖的身体,看着他一次次半夜惊醒望着窗外的月亮一坐坐到天明,看着他一次次在听到有疑似自己的消息无论多忙都亲身赶去却只能收获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看着他一次次从枕头下拿出陈情对陈情倾诉着魏无羡的混蛋,讲述着他们年少的故事。年少的魏无羡和江澄确实对彼此有情愫,只有魏无羡在的时候江澄才会表现的有孩子气,不用在用那副成熟的伪装,会开心的笑。

                     慢慢的,江澄开始习惯一个人生活,习惯没有魏无羡的生活。可上天总是不会让你好过,在江澄终于习惯没有魏无羡的生活时,魏无羡回来了。


   江澄以为一切都不会变的,至少魏无羡不会,他不会。在江澄收到魏无羡回来的消息后便立刻去找魏无羡,可他找到魏无羡时发现魏无羡和蓝湛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玩闹,两人笑得很开心,是小时候在魏无羡在莲花坞里的那般笑,江澄很久都没有见过魏无羡这样笑。那刻他便知道了,原来一直守着过去不放的人只有他自己。然后,江澄悄无声息的回了莲花坞。接着,魏无羡身份被揭穿,蓝忘机与魏无羡疑似结成道侣的消息被传的满天飞。那天,他在江家宗堂看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他听着自己口是心非的话还有魏无羡的回答,他明白了,魏婴,怨他。


   于是江澄又一次找到了那白衣男子,去找他的答案,他看到了,看到了蓝忘机为了魏无羡所受的戒魂鞭,看到了原来蓝忘机同他一样等了魏无羡十三年,也看到了魏婴为他忍痛刨丹,看到了魏无羡对他所有的一切。不知怎么,他突然释然了。看完这一些的江澄又如同血洗不夜天后一般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只是这次他自己出来了,满身是血的出来了,他捧着他的金丹还有他那个佩戴了十三年的铃铛一并交给了那个白衣男子,“这个金丹你得先帮我保存,这个铃铛你得告诉他,让他时刻带着,这能在他危难时刻护他一命。还有,我求你教我封印聂明玦的方法,我求你。”那白衣男子看着虚弱的江澄,叹了口气说“你简直是疯了,你现在的身体封印聂明玦等于魂飞魄散你懂吗?”江澄舔了舔苍白的血迹说道“我懂,我也该走了,我累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那白衣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是你决定的,那就随你。”  

    “多谢。”听了白衣男子的保证,江澄才昏过去。


         “魏无羡,你怨江澄,你怨他弃了你,你刚刚看到了!明明是你抛弃了江澄。你只知道蓝忘机问灵十三载,你可曾知晓江澄一个人撑着一个江家在等你回来。你知道吗,他和我说了很多次说让我杀了他,他说,他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可是,江澄他肩上还有江家还有金凌,他只能一次次挣扎,一次次用他那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强撑着支撑整个江家。他知道你与蓝湛结成道侣之后,他竟然和我说得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身份,江澄的父亲确实对江澄冷淡,却未曾说过要选你为江家家主,江澄确实是给你铺好了路,那江澄成了什么?抢了别人的位置的坏人?虚伪的小人?他把他毕生法力都注入到那个破铃铛上,只为能在危难时刻护你一命。他当真事事为你着想啊!魏无羡,年少的喜欢不值钱,可是江澄却当成了宝,他就捧着你年少时扔给他的几句喜欢等了你十三年。”


  语毕,那白衣男子带魏无羡离开了结界,出了结界的魏无羡像是失了魂一般,蓝忘机看着这样的魏无羡把他拉进了怀里,然后用对那白衣男子说“不知前辈带魏婴去了哪里……”    “他没事,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只是带他去看看事实。还有,江澄祝你们幸福。”说着,便一挥衣袖走了。


            几月后,先前人人都在议论的蓝忘机和魏无羡结成道侣的消息不攻自破,魏无羡回到了江家只是要了个闲职,魏无羡听了江澄的话换回了金丹,收起了陈情,守着江澄守了十三年的地方。


       十三年后,几大家的聚会上,一位白衣男子带着一位身着绿袍的男子从天而降,那位白衣人正是十三年前观音庙那位,而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木钗挽着松散的头发满脸都是温柔笑意的男子,只是模样眼熟,像极了十三年前逝世的前任江家家主江澄,只见那白衣男子开口说道“这是在下的徒弟吵着嚷着要来这仙家会来看看,我看我这徒弟与云梦江家甚是有缘,不知可否让小徒在府上叨扰几日?”魏无羡从桌上起来慢慢走向那绿衣男子,然后一下子保住了他“我好想你。”这时已成为家主的金凌说着“哪有什么叨扰,只是座驾不嫌弃便好。”  “那小徒就有劳各位了,在下还有要事,就先行离开了。”说着白衣男子便走向绿衣男子从袖中拿出一壶丹药递给了他,对魏无羡说“我这小徒身体不是很好,还多有劳您费心照顾。”然后便消失了。


        “你可曾认得我?”绿袍男子看着魏无羡开口问道。

         “认得,你像极了我的爱人”说着,魏无羡吻上了绿袍男子一直仰着的唇角。


       

   

      


【羡澄】

    “宗主大人,您还是别为难小人了,公子说了身子不适不想见人,您还是回去吧。”魏无羡被挡在了自家媳妇房门前,有些无奈的在门口吹着冬天的晚风,吸了吸鼻子。冲门口的小厮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还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厮半信半疑的靠了过去,还不等小厮把耳朵贴近魏无羡,魏无羡就一掌把小厮劈晕了,又招呼身后的两个人示意他们把人拖走。

   做完坏事魏无羡笑了一下,又微微理了理衣服,推门进去,还没探进头,就被一个枕头砸了出去,魏无羡揉了揉刚被砸中的脑袋,这次学乖了“宝贝~宝贝阿澄~不要生气了吗~嘤~宝贝~!”魏无羡几句宝贝叫的江澄耳朵发红,但又想起昨晚那人竟对自己做了如此羞耻的事,江澄只是转了转身仍不开口。

          昨晚回忆

       魏无羡看床上那人仍不说话也没动作,便迈了进来,“你!站住!不许过来!”还未等魏无羡走到床边,江澄听着脚步声,便慌张的拉住自己的被子坐了起来。魏无羡看着江澄因为被被子捂得有些发热而变红耳朵想起了昨晚自家宝贝因为害羞捂住脸却只露出通红的耳朵,忍不住发笑。

      “宝贝~人家错了~错了~嘤嘤嘤~不要生气了吗~不要对人家这么凶~嘤~阿澄、阿澄好坏~”魏无羡想一个被欺负的小媳妇儿一般用手擦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好似昨晚被强行做到哭的人是自己一般。

  可是就算是这么假的演技却能仍打动了江澄,魏无羡看着床上露出两难神情的江澄就知道江澄从小就受不住自己撒娇便更加变本加厉“阿澄~你看、你看窗外的风,这么冷的天,人家、人家该去哪呀~”魏无羡似是怕江澄不信似的抽了抽鼻子,“好啦,那你上来吧。还有。你!今晚!不许碰我!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拿紫电抽死你!!!!”

  “好好好!都听宝贝阿澄的行了吧。那我能抱你了吗?”魏无羡说完便直盯着江澄似乎在等他答案,等了好久,江澄似乎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才微微点了点头。魏无羡看着他家这么可爱的江澄便一下子扑了过去,江澄被他这一动作吓了一下,魏无羡将脸埋进了江澄的肩窝里猛地吸了一口气,“我家宝贝果然最香”

    江澄推了推魏无羡的头,见人没有动,便任由他抱着。

许是昨晚太忙了,也许是魏无羡的怀抱太暖。江澄竟这样睡着了,魏无羡看着怀里的宝贝,亲了亲他的眼角,便抱着他睡了。

     ooc,垃圾文笔,大概是成婚的后传。

【羨澄】

         在观音庙内,在江澄哭着吼完他这些年的不甘后,魏无羡只是淡淡开口道“对不起,是我食言了。”江澄刚想开口质问他,那他这么多年算什么啊。魏无羡却先他开口道“江澄,都过去了。”


   过去了,都过去了啊,江澄似乎被他这句话给愣住了。魏无羡以为江澄不会再开口,可不一会江澄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啊!”说着拿起手中的三毒向自己丹田方向刺去,魏无羡被江澄的所作所为吓到了,急忙上前抓住江澄的剑,江澄却不管他,继续下一步动作。


“魏无羡,我欠你的东西,都还给你。”江澄的声音开始发抖,冷汗直冒。“江澄!你要做什么了!!我不稀罕,我送你便是送你,那些东西我不稀罕了。不用你还!”魏无羡上前握住了江澄的三毒,江澄一把推开了魏无羡,继续那着三毒往下剖。


  江澄血淋淋的手里拿着魏无羡赠他的金丹,又转身从乾坤袋里拿出了魏无羡的随便和陈情,送到魏无羡手中,“这些,都是你的,全都还给你。”说着,还从袖口中抽出一张纸,“我父亲还真的是偏爱你,最后临终时,他把整个莲花坞都赠与你!你才是江家的家主!现在全部都还给你。”魏无羡看着自己手中被江澄塞进来的东西,有些不知所以然“江澄!你别闹了!”     “我闹?!好,我闹,我在你眼里不一直都是这样的人?!魏无羡,我恨你,因为你!我家破人亡!什么都没有了!但可笑的是我却也爱你!爱这个让我失去一切的人!我等了你十三年,我每每听到有人说哪里有鬼道,我便不顾一切的去,我以为是你回来了,可是那都不是你!我等了你十三年!结果呢?!逆回来了,你一句话不愿同我讲!连见我一面都不愿!魏无羡!因为你恨我!你恨我当年在乱葬岗诛杀你!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有听我的!只要你当时放弃温家的余孽,我可以护你!但是你呢?!你到最后选择的都是外人!你从头到尾都没有选择过我!”“你厌我!你厌恶在莲花坞的一切!哈哈哈!哈哈哈!”听完江澄的话魏无羡彻底愣住了。


  “可是,魏无羡。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能和你喜欢的人好好的。”江澄忽然笑了是释然的笑着,他是笑的看着魏无羡和蓝湛。强行集起全身仅剩的一点灵力,启动了一个法阵,(这法阵是可以以自己的性命换另一人的性命,说白了就是换另一个人长命)“以我之命,换,那人永世安康。愿那人能与所爱之人长相厮守,白首,不分离。”说完江澄的身体开始慢慢消失,魏无羡才意识到那人刚刚做了什么,“江澄!江澄!我错了!是我错了啊!”“魏无羡,江家还有金凌就拜托你了。”


  魏无羡伸手想抓住江澄却发现江澄的三魂七魄在消失。“锁灵囊!锁灵囊呢!在这在这,没关系的江澄。我有锁灵囊!你别走!别走!”魏无羡跪在地上双臂呈环抱的样子,看着江澄一点点消失,魏无羡无力的哭着。


   “魏婴,江宗主已经故了!”蓝湛上前抱住了在跪在地上的魏无羡,细声安慰道。魏无羡却一下子挣开蓝湛的怀抱,“你让我与我所爱之人长相厮守,白首不分离。可是,我所爱之人就是你啊。你说你觉得我厌你,恨你,不愿见你。因为啊,我爱你。是我害了你全家,是我让你爱恨两难,是我让你痛苦内疚。是我,是我欠你。”过了许久,魏无羡收好了江澄给他的东西包括那支锁灵囊。


  “各位,眼下还是想办法解决聂宗主的事要紧。”魏无羡开口说道,只是不再看蓝湛一眼。


    “各位,既然此事已解决我便先回去了。今日之事我想各位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不想在外人口中听到今天我与江澄发生的一切。”不等他们开口,魏无羡就先行离开。手里紧紧撺着那个锁灵囊。


   魏无羡最后还是回了莲花坞,接手了江家,任金凌怎么询问魏无羡都只是不开口任由他去了,待金凌闹够了,魏无羡才开口道“他,会回来的。”


   蓝湛来江家找过魏无羡,魏无羡几次都说公务繁忙推脱过去。有次,蓝湛却硬闯了进来,不等魏无羡开口,蓝湛便说道“你爱他,是嘛?”魏无羡点了点头,说了句对不起。蓝湛对这个他早就确认的答案依旧没法释然,只是开口说了句“好好的,再见”便御剑飞回了姑苏,听他人说蓝湛回去后便把自己关进屋里喝酒,魏无羡觉得对不起蓝湛可又不得不这样。


    魏无羡用了几年时间重塑了江澄的身体,尽管他拿出锁灵囊的时间及时可江澄仍缺了一魂三魄。魏无羡各地寻找却只凑齐了一魂二魄。


  几年后,魏无羡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说道“你怎么还不醒啊?”魏无羡摸着江澄的头发。俯身去亲吻他还没有贴近嘴唇,床上那人便猛的睁开眼睛。“魏无羡!你要做什么?!”“看你一直装睡,总得想个法子把你叫醒啊”


     一年后,江家宗主魏无羡同江澄结婚。


这大概是成婚的前传。


   垃圾文笔,ooc严重,不喜误入。


【齐衡×伯力】和亲(二)

      齐衡低着头细细打量这两枚相似的玉佩,用拇指摩挲这从枚伯力身上掉下的玉佩,像是在脑海的记忆中找寻着什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嘴角下意识的挑了上去。顾廷烨观察着齐衡的神情,不知道这位齐小公爷脑子里在想什么,这么出神,便用手在齐衡面前晃了晃,“喂,我说齐小公爷。您这想什么这么出神啊,是在想哪位美人呀?”顾廷烨调笑说道。

    “别闹,你说伯力王子此来是何用意?”齐衡走向那圆木桌坐在伯力刚坐过的位置用伯力的杯子续了一杯绿茶用鼻子嗅了嗅那茶香,用手指慢慢敲着桌子似心情很好,顾廷烨也学着齐衡的样子拉了个板凳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开始慢慢分析道”伯力王子虽说是匈奴王子,但与他结识之人无不说这伯力王子为人义气,是个很值得结交的朋友。加之这伯力王子自小就作为质子来我朝,打小学的就是四书五经,孔孟之道,为人处世这一点应当不用再多加有所疑虑。再说,这伯力王子若真的想挑起战争大可不必来找事,直接向匈奴那边说你不肯,有这个理由,便可向我朝开战。”

   听着顾廷烨对伯力的评价,齐衡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顾廷烨喝了口茶想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但,也得有所防备,若是连你一同回了匈奴那我朝不是等于折了夫人又赔兵,这一定不是皇上愿意看到的。”

 

      齐衡看着顾廷烨认真的神情微微一笑道“这还不简单,我把他娶过来不就好了。”顾廷烨点了点头,后又突然反应过来“哎!你是说,你要娶伯力王子?你这是同意和亲了?”

  齐衡仍扬着嘴角“对,我要娶他。”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齐家那位小公爷要娶匈奴的质子了。”  “你瞎说,我们家齐小公爷那么好的个人,怎么可能会娶一个蛮人男子做妻,你莫在胡说八道”  “听说人家婚期都订下了,听说之前皇上就有此意,只是齐小公爷一直没答应不知怎的前几日又答应了,皇上可是龙颜大悦。”   “这事关两国,皇上能不重视嘛。”齐衡听着楼下茶楼人们的谈话,只是笑了笑,看着手里的玉佩,又抬眼望了望窗外那质子府,又想到了几日后的成亲,嘴角更加挑了上去。


几日后。



  “王子,我们该走了,吉时已到。”门外的小厮轻轻敲了敲门,门里的人应了声,伯力披上了那红色的盖头,咳了两声,便走到门口,透过盖头最后看了眼他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叹了一口气,便推开门,风裹着门前他初来这质子府时那人陪他种的桂树落下的桂花一股脑都涌进门里,伯力被这股桂香迷得有些晕,回了回神,那人好像应该不记得自己了吧,伯力有些神伤。

 “伯力公子,该上轿了,不能误了吉时。”小厮出声提醒,伯力点了点头。

 

    “新人上花轿!”

          伯力在花轿上一路上听到众人的议论,内容无非就是为齐衡感到可惜。

    “新人下轿!”

      伯力从花轿的小窗看到在门口挂满红布红灯笼的齐府,齐府门口一身喜服迎亲的齐衡,齐衡扶着伯力从花轿上下来,伯力拖透过红盖头看不清齐衡的神情却意外地看到齐衡扬起的嘴角,伯力有些意外,那人是开心的嘛?!

     又转念一想应该只是逢场作戏吧,毕竟那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谁人不知,齐府的齐小公爷喜欢盛家六小姐,而自己只是他为了保全齐家而不得不娶的一个蛮人男子。人们都说盛家六小姐和齐小公爷在书院里的种种,齐小公爷对盛家六小姐怎般好,甚至还有的说齐衡已经和盛家六小姐私定终生。

     明明,那人以前说过,要娶自己的。

    齐衡看见眼前的人一直愣着,便轻笑一声,拉住那人的手。

                        ooc,文笔渣,不喜误入。

【黑化何开心×韩沉】(一)

  “韩队,城北有一起案子。”白锦曦的电话吵醒了正打算补觉的韩沉,韩沉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拿起床头的烟走到落地窗前,点烟,吸了一口,慢慢吐了出来。

   “说说大概。”韩沉吸了几口手中的烟便熄灭扔进了垃圾桶。

    “一个女的死在自己家中了,这,你还是自己来看看吧。我地址发你手机上了。”

     “好,我这就去。”韩沉快速的换了身衣服,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想把那困倦洗掉,韩沉抬眼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几天没睡好觉的他黑眼圈很严重,韩沉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强打起精神。

    “韩队,你可算来了,人就在里面,你还是有点心理准备,里面。。。”还没等白锦曦说完韩沉便快步往里走,韩沉走进那屋看了地上那个满脸惊恐盖着白布的女人。想抬眼看看这间屋子可一抬眼韩沉的瞳孔控制不住的变大,韩沉看着这满墙的他的名字,那是用血写的每个字的下方还在流着血液,韩沉没进屋前就闻到了那股血腥味,他还以为那刺鼻的血腥味来自那个女人 ,没想到这刺鼻的血腥味竟来自这满墙的他的名字。

  在他发愣的时候白锦曦快步跟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韩沉,这起案子上面派了一个心理专家来协同破案,人已经来了,就在外面。”

  韩沉回了回神,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便快步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浅蓝色西装的男人,男人也看到了他,快跑走到韩沉面前,扬起了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对韩沉笑着说道“韩神你好,我是何开心是总部派来的心理专家。”说着便伸出一只手,韩沉看着他的那张笑脸脑海中突然像是回忆起什么有关这张脸的记忆,何开心的手就一直伸着,看着韩沉似有些走神,便咳了一声说道“韩队?”韩沉猛的回神,看了看何开心一只伸出的手,便也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住,“何开心?我是韩沉,还有,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何开心笑着的眼睛一瞬间暗了暗,只是一瞬间又换上了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有些调笑的意味说道“韩队啊,这都是多久之前的搭讪方法了没想到韩队现在还用啊,韩队怕不是看上我了?”韩沉看着何开心的调笑,低头看了看那只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何开心示意他松开,何开心撇了撇嘴有些不舍的松开了韩沉的手。

   “说正事,我们进去看看吧。”韩沉急忙转身又重新走进了那间满是血腥味的屋子,没有看到何开心眼里一闪而过的重逢的兴奋以及那难以掩盖的爱意。然后快步跟上韩沉。

    “韩队,死者名叫周玉是城北本地人,年龄28岁,在一家外企做人力资源部部长,她已经向公司请假半年了,为了治疗他因为丈夫外遇后所得的抑郁症。”周小篆看着韩沉进来便快步跟了上来向他汇报。韩沉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说着便向尸体走去,向一旁的冷年示意让他掀开白布他要查看尸体,冷面点了点头,弯下身子掀开那白布。

   “死者周玉,身上没有其他外伤,只有手腕处的割伤,死因是失血过多。”韩沉点了点头,看了看周玉的尸体,又重新盖上了白布。

    “呀,死得真惨”何开心跟在韩沉后面,微微歪头看着周玉的尸体有些惋惜地说,可是他的眼里写满的都是不屑于恶心。

【羨澄】

    “江澄,你可曾爱过我?”


      江澄被魏无羡突然无厘头的发问弄的有些发愣,江澄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只是在想这是他第几次和魏无羡吵架,好像,数不清了吧。


   “回头吧,魏无羡”江澄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江澄的话打破了这寂静,魏无羡听到这话似被刺激了似的冷哼了一声,猛的抬起头,江澄看到魏无羡红着的眼睛,心里揪了一下,却依旧重复说了句“回头吧。”


“我问你,你爱我吗?!你说啊!!你爱我吗?!”魏无羡越说越激动伸手推翻了一旁的书桌,包括桌上那个魏无羡亲手赠他的精致的盒子。“魏无羡,求你了,回头吧。”江澄依旧用着他那假装冷静的语气只是这次那冷静的语气里带着乞求。“只要你回头,我会保住你。”魏无羡听到那话慢慢低下了头,看不到江澄此时眼里的乞求以及夹杂着的难言的爱意。


  江澄和魏无羡就这样彼此沉默着,良久,魏无羡才开口道“弃了我吧,不必保我。”说完仍低着头向门外跑去。江澄伸出去想拉住魏无羡只是这次江澄没能拉住魏无羡,江澄只是伸着手愣住了,良久,江澄慢慢的收回手,将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泪忍不住的留下来。“魏无羡,我爱你”江澄开始只是小声的开口说道。过了许久,江澄嘶吼道“魏无羡,魏婴,我爱你!很爱你!”江澄爬着从魏无羡打翻的那堆东西里摸索着找到了那个盒子,盒子里是魏无羡送江澄的银铃,江澄小心的用拇指抚摸着,抱住了自己,泪水打湿了江澄的衣袖,良久,对着那银铃细声说了句“对不起,我爱你。”


  之后,江澄同几个世家联合上了乱葬岗,看到魏无羡最后被万鬼噬身,江澄就像他们以前说的那样做了家主,将江家打理的蒸蒸日上。只是,江澄不在笑了。


   再后来,江澄得知魏无羡回来了,便发了疯似是去找魏无羡,只是再次见到魏无羡时,他看到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笑得很开心,那笑容就像当初在云梦时那般,是发自内心的,是,幸福的。江澄只是低头摸了摸那个他挂了十三年的银铃,御剑回了云梦。


  回到云梦后,江澄解下了那个陪了他十三年的银铃,盯着那银铃许久,温柔的笑着说“祝你幸福。”


脑洞,ooc,不喜误入。


【齐衡×伯力】和亲(一)

     “这位公子~来玩吗~”一个个涂脂抹粉花枝招展的舞女在醉春楼门口向来往的人发出一声声邀请。“呦~这不是齐小公爷和顾二爷嘛~里面请里面请~末儿快出来迎客,送二位爷去雅间~”为首的老鸨朝里面尖声喊了句。


   “齐小公爷哈哈,噗,,哈哈,听说你哈哈哈要,要去和那,哈哈,和那蛮人汉子和亲哈哈。你这,哈哈,你这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啊哈哈”去的路上顾廷烨一只手搭在齐衡肩膀上笑得直不起腰,另一只手搭在刚被老鸨叫来的舞娘末儿,往下拉了拉那舞娘的衣服。齐衡拍下了顾廷烨的手生闷气似的加快了行走速度,似乎想早点借酒消愁,顾廷烨仍哈哈笑着,拉着那舞娘加快了步伐。


  还未走到雅间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微的咳声,齐衡推开门便看到雅间里已然坐了一男子,齐衡打量那人只见那人身着胡人的白褂子。屋里那人似乎听到声响,便转过身来,齐衡只见那人脸上没有人们所说的夸张的胡须,只是有些胡渣,头发不似中原人一样绾起,也不似中原人的那般顺直,那人的头发有些卷,但那人却有着一双迷人的眼睛。齐衡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端详那人的模样,那人便又开始咳起来。



   这是顾廷烨也搂着那舞娘走来看着屋里那人的样子似乎瞬间想到了什么似的便打发那舞娘走开,拉着齐衡走进雅间关上了门,“臣顾廷烨见过伯力公子”顾廷烨便转身对伯力行礼,齐衡听到这名字微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那位要和自己和亲的蛮人。伯力转头对顾廷烨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多礼。还不等顾廷烨开口,伯力先开口,“齐小公爷,在下是伯力,是那位要和你和亲的蛮人王子。”齐衡对伯力一口流利的汉语有些吃惊。伯力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弯腰咳了几下,喝了几口桌上的绿茶,继续开口道。


  “齐小公爷我知道您和我一个蛮人男子和亲定会心有不快,我也听说齐小公爷您有爱慕之人。只是这只是形式所迫,您也看到了我身体状况,我,过不了多久了。”说完这句话,伯力抬起头,似乎是为了让齐衡看到他那张有些病态白的脸,来应证自己的话。接着咳了几声又启唇说道“我一直认为男子应有抱负有有报效朝廷的壮志,我也听说齐小公爷文才武略都是拔尖儿的,您委身于我一个男人定会心有不甘,只是我这身体怕是只有一年光景,待我归去小公爷便可重回疆场报效朝廷。咳咳,咳咳。小公爷您这样一直拖着不利于两国之间君王的情谊。这之间的利弊以您的学识想必会有定夺。”说完又咳了起来。一旁的小斯上前用胡语说了几句话意思不过是该回去了吃药之类的。


  伯力点了点头,“齐小公爷,我就先回去了,您好好考虑。”说着便扶着小斯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伯力有些晕撞到了门框,咳了几下便快步离开。


  齐衡转过身发现了地上的玉佩,上前捡起,端详了一会有解下自己身上的那块细细对比。



脑洞,ooc,不喜误入。

 


【羨澄】孤独

           “有走兽,有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走兽飞虫自然热闹,可那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林语堂《孤独》


     “吱——吱——”树上的蝉在鸣叫着,江澄只觉得烦躁,有些闷便顺手推开窗,夏日的风是暖的,带着雨后青草的味道,江澄绾了绾有些散乱的头发,似乎想起了多年前与那人上树捕蝉的情景,嘴角忍不住扬了上去,只是这眉眼还没及带着笑意,有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重新皱起了眉,继续低头处理那桌上堆积了许多的文件。

         ——这是魏无羡不在的第一年。


   “滴答——滴答——”江澄被这雨声吵醒,醒来时眉间依旧是皱起来的,眼里有些湿润,江澄的喘息有些急促,又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摸了摸枕头下的那支黑色的笛子,像是确认还在,终于舒了口气。刚入春的天气有些凉,江澄却因那梦微微出了些汗,便披了件紫衣大裳走到窗边,推开窗,听着那雨声轻轻落到地面的声音,春风吹起窗上金陵挂上的风铃作响,似又想起了当年和魏无羡同住时的屋子里也有这样一支风铃想起他们嬉闹的情景,眼睛更湿润。可转瞬间又抬手揉了揉眼睛,关上窗子,回到床上,翻来覆去,好久才入眠。

        ——这是魏无羡离开的第四年。


      “瑟瑟——瑟瑟——”江澄被这繁多的公文缠得皱起了眉,抬头就看到那明月,突然想起今日是中秋,听到秋风吹着桂树作响,推开了窗,黄色的桂花便被风一股脑的吹了进来,江澄被这一阵桂花风吹的有些迷糊,听到窗外小贩的叫卖,孩提的哭闹,江澄伸手想接住那桂花,可怎么都捉不住,就好像那段感情那个人,他也同样怎么都抓不住。江澄忍不住叹了口气,拿起那桌旁仆人早就送来的茶,伸手沾了点茶水,点了点自己的眉心,坐下处理那好似怎么都处理不完的公文。

        ——这是魏无羡不在的第八年。


  “呼呼——呼呼——”北风吹的窗子微微作响,江澄站在窗边看着这被雪覆盖的莲花坞,看着雪一点一点的落下,江澄推开窗,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只是还来不及看那形状便化作一滩水消失不见,雪被风吹着往屋子里飘,江澄的发梢染了雪,江澄微微觉得有些冷,便掸了掸身上的雪,关上窗,有些释然的笑了。

  “我好像终于有点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了。”江澄细声说道。

     ——这是魏无羡离开的第十二年。



  脑洞,ooc严重,不喜误入。


【羨澄】成婚

           “阿澄,阿澄,快起来啦,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魏无羡笑着看着怀里睡得正熟的人儿,看他睡得这般熟真是不忍心破坏着份难得的温馨,但今日是他们的大囍之日,想着日后能和怀里的人儿执手不相离,魏无羡的嘴角便忍不住扬上去。将头抵在那人肩窝,双手抱紧那人纤细的腰,在他脸颊亲了亲。


  “唔,魏婴,抱”说着,便把头埋进魏无羡怀里,蹭了蹭,便把身子往魏无羡怀里送。魏无羡宠溺的揉了揉江澄的头发,在耳边细声说道“宝贝~你再不起我可就提前和你洞房了哦~”说着,咬住了江澄的耳朵。


     江澄似被这话惊着了似的,刚刚还迷糊的意识突然清醒了一般,又似想起了昨晚和魏无羡做的那事,耳朵突然变得彤红,魏无羡看着怀里的人彤红的耳朵心里说道“我家阿澄太可爱了。”江澄猛的从魏无羡得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对在床上正眯着眼对他笑的魏无羡吼道“魏婴,,,,你,,,你,你也快起床吧。”说着便从床上跳起,跑出了卧阁,魏无羡看着只是脸上的笑更加明艳了。“等等我啊,阿澄。”


  “阿澄,要为夫的来帮你沐浴更衣嘛?”魏无羡的声音吓着了正在脱衣的江澄,江澄把脱到一半的衣服又拉到了身上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红着脸说道“魏婴,你出去,我自己可以。”魏无羡似没有听到一般快步往前走最后几步跑了起来一下子抱住江澄落入浴池。


   江澄似被魏无羡突然的动作吓到了,落入水中好一会才挣扎起来,“呼啊,咳咳,咳,魏婴,你有病吗,唔”还没说完便被魏无羡捧住脸吻住了,魏无羡想品尝什么世间美味一般用舌头一点点描绘江澄嘴唇的轮廓,好一会又含住江澄的嘴唇开始用舌头与江澄的舌头缠绵起来。这个吻终于在江澄快窒息的时候结束了,江澄张开嘴大口呼吸着“呼啊,咳咳,魏无羡你突然发什么神经?咳咳”魏无羡走上前把头埋到江澄肩窝抱住了江澄“阿澄,今日之后你就只能是我的,我们会就像当初说好的那样,永远在一起,永远。”说着,又抱紧了怀里的人儿。“恩,永远。”江澄说着伸出双手,回了魏无羡一个怀抱。


  “阿澄,来看,这是我们今日大婚的婚服我准备了好久的。来,我来帮你穿。”江澄点了点头看着魏无羡一件件把那红色的嫁衣穿到自己身上,又抬眼看着正在给自己穿衣的魏无羡,江澄那双平日里总是带着严厉的眼睛如今变得十分温柔,端详着魏无羡小心翼翼的动作,注视着魏无羡认真的神情,又转眼发现了魏无羡眼睛里藏着得难以掩饰的喜悦。魏无羡像是察觉到江澄的注视,抬起头也用同样带着笑的眼睛注视着江澄,两人对视了许久,秋日的风带着莲花坞特有的莲花的淡香吹着两人的鬓发,吹动窗前的风铃作响,也吹来了他俩从小相知相伴相爱的回忆,两人对视许久,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走吧,阿澄”魏无羡为江澄盖上了红盖头拉住了江澄的手,向大厅走去。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愿二人从此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魏无羡和江澄被送进了洞房,魏无羡用小心翼翼的掀起盖头,注视着江澄的眼睛,慢慢的吻住了江澄的唇,碰上的一瞬间,魏无羡吻到了江澄笑着的嘴角。


(洞房)

  




   脑洞,ooc严重,不喜误入。